皮皮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冷铁寒心剑 > 第四十章 大漠之旅浪漫行
    酸别冷灵儿,寒子剑就去出租公司交了车,再逛了一下超市后,他直接去了火车站。

    带着贝儿一下公交车,寒子剑远远的就看见,铁芸嫣头戴一顶火红色的棉线帽,身穿一件玫红短羽绒服,蓝色牛仔裤,脚蹬一双红色的运动鞋,如一团青春火焰,正在候车室门口张首眺望。

    两只一模一样,鼓鼓囊囊的蓝色双肩包,一只被铁芸嫣背在身后,一只被放在大行李箱上。

    “子剑!”

    等牵着贝儿的寒子剑,出现在视线里,铁芸嫣笑着歪头朝他挥手大声喊。

    慢吞吞的走近,寒子剑将两只也是鼓鼓囊囊大塑料袋,递给铁芸嫣后,忙从她身上,把那只沉甸甸的双肩包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必要带这么多东西吗?”

    看着铁芸嫣那被红衣红帽衬得绯红粉/嫩的脸,和她那顾盼生辉的大眼睛,寒子剑淡笑着问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这两大袋,女孩子爱吃的小零食,铁芸嫣已经快乐无比:

    “有必要,有必要,咱们此去,少则三两个月,多则半年,甚至还不止,我俩的换洗衣服,总是要多带一点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,哪里不能买,非要千里迢迢,肩背身扛的吗?”

    又将手里的牵引绳,递给铁芸嫣后,寒子剑弯腰,拍了拍贝儿的大脑袋,正式的说:

    “来,贝儿,认识一下铁芸嫣同志。”

    贝儿见寒子剑把它交给了一位陌生的女孩,心里立即就明白了:

    哦,这又是一位漂亮的新主人。

    但可爱的贝儿,却好像一时还难以接受,它用一种不太友好的眼神,斜头看了看铁芸嫣后,暗暗心想:

    哼!原来就是你个死丫头,拐走了子剑,然后让你的快乐,建立在灵儿的痛苦之上。

    再转头瞪了一下寒子剑后,贝儿又在心里气得直骂:

    我呸!寒子剑,你个花心大萝卜,你个喜新忘旧的家伙,本狗贝儿,从此认真的鄙视你!

    不过见那两袋好吃的,全部都在铁芸嫣的手里,贝儿开始有些馋了,它心里又在想:

    哎,算了,我也不想管你们人类的爱恨情仇了,不过你寒子剑对我不离不弃,让我非常感动。

    还有,那啥,你别只顾自己换来换去的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呀。

    本狗哥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,也给我配一只美若狗仙,柔情似水的小母狗了?

    见贝儿在发呆,寒子剑又拍了一下它的狗头,笑着骂道:

    “嗨,你这狗脑子里,此刻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铁芸嫣已被逗得呆乐,忙从零食袋里,掏出一根大火腿肉,撕开后喂给贝儿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它吗?”寒子剑抬头问。

    “切,华东五省大名鼎鼎的贝儿,警犬圈里,威名远扬,我岂能不知。”

    铁芸嫣说着,却突见贝儿好像有些反常,又将那根火腿肉,往它嘴里喂了一次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这非常诱人的火腿肉,贝儿却偏偏装得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偷偷咽了一下口水,贝儿后蹲在寒子剑身边,然后意志坚强着,昂头盯着广场上的那面大钟。

    两喂被拒,铁芸嫣立即被一只狗,闹了个大尴尬,她气得直嘟嘴,将火腿肉塞给了寒子剑。

    “贝儿!起立!立即向芸儿姐姐敬礼!”

    寒子剑忍着笑,对贝儿下达了严厉的指令。

    这回,贝儿不敢再继续装呆卖傻了。

    只见它乖乖的起身,走到铁芸嫣身前,然后一个直直的起立,将右爪举过头顶,行了一个标标准准的狗礼。

    被寒子剑指令声,引过来的十来个围观群众,立即被贝儿的可爱和忠诚,惹出了一阵掌声,一片喝彩声。

    见贝儿此刻竟一脸的可怜巴巴,铁芸嫣又从寒子剑手里拿过火腿肉,蹲下喂到贝儿嘴里后,亲密着搂了搂它的脖子。

    终于,贝儿不敢再老/卵了,它乖乖叼着火腿肉,一个收势后,用大脑袋在铁芸嫣腿上,亲热的蹭了蹭后,才摇着大尾巴,卧在了她的脚下,开始消灭那香喷喷的火腿肉肉。

    终才挽回了芳面,铁芸嫣看着头戴黑色旅行帽,眼带大墨镜,穿着皮夹克,牛仔裤和登山鞋的寒子剑,笑着问:

    “你不会想把贝儿也带走吧?”

    “呵,当初黄蓉姑娘闯荡江湖时,带着两只大雕,我家三妹,跟哥哥去走天涯,就委屈一下,用贝儿做陪吧。”

    寒子剑半真半假的说着,又往自己的脸上,套上了一只黑口罩。

    铁芸嫣被逗得大乐后,却又立即面露难色的说: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火车上好像不许带宠物的呀,”

    躲在口罩里,寒子剑一笑道: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你既然是组长,就要想办法解决这个大问题,我不能丢下贝儿不管,它如果超过一个星期看不见我,就会用绝食抗议。”

    很快,铁芸嫣大眼睛一转后,将玉手一挥笑道: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于是,寒子剑的身后,背着一只双肩包,身前挂着另一只双肩包,左手,拉着一只大行李箱,右手,提着两大袋零食出发。

    挨牵着贝儿的铁芸嫣,亲密的挽着,他们直接去了车站的铁警办公室。

    从刚才寒子剑戴口罩的动作中,铁芸嫣已经明白,他是不想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进了车站的警务办公室后,铁芸嫣立即恢复大员的身份:

    “这里谁负责?”

    一位正在坐在监控显示屏前,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,转头答道:

    “我,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走到那人面前,铁芸嫣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证件:

    “这条警犬,我需要带上车,带走!”

    那人仔细一看,惊得立即起身,然后一个标标准准的警礼后,大声洪亮的答应:

    “是!请首长放心,我们一定安排好!”

    等那人再低头看贝儿时,又被吓了一跳,忙小心翼翼的问:

    “请问首长,它是贝儿吧?”

    铁芸嫣板着脸没啃声,只朝他点了点头,表示确认。

    那人终于忍不住的乐,回头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同志们,咱们的贝儿晋级了,它被调到国安部啦,大家立即行动起来,赶紧去买狗笼,买牛肉,买鞭炮,为英雄贝儿送行!”

    像一个苦力,在一边站着的寒子剑,也在心里偷乐:

    奶奶的,老子都混得不如一条狗呀。

    一切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铁芸嫣订是晚上八点的火车,这趟车是从‘尚海’发往‘乌鲁末齐’的T54次特快列车。

    19点16分,才被涂装一新的T54次绿皮列车,鸣着欢快的气笛,准点进了站。

    车站方面,早就全部准备就绪,本站站长和本站警方一起,亲自护送铁芸嫣的二人一狗,提前上了车。

    安顿好贝儿,跟本次列车长和乘警长交接完毕后,大家才依依不舍的和贝儿道别。

    贝儿挨关在一只特大的笼子里,被安放在行李车箱的一个靠窗角落里。

    本车列车长,又专门安排了一位乘务员,并再三嘱咐她,一定要24小时不离的照顾好贝儿。

    那位娇滴滴的乘务员领了此差,觉得特好玩,她干脆在贝儿的笼边拉了一个地铺,任何就迫不及待着,和威武帅气的贝儿,隔笼嘻闹起来。

    考虑到贝儿是第一次坐火车远行,寒子剑把所有的行李,全部放在了贝儿身边。

    因为它看见这些东西,才会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给那乘务员,留了一袋零食,寒子剑再一次安抚过贝儿后,才被提前一袋零食的铁芸嫣拖走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,最起码要享受软卧待遇的寒子剑,却被铁芸嫣快乐着,拉到了和贝儿只有两节车厢相隔的普通硬座,在一个二人座上落了坐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开始吃零食的铁芸嫣,寒子剑有些不开心的问道:

    “40多个小时车程,你说说吧,要坐硬坐的理由?”

    抱着他的粗腰,还将双腿搁到他的身上,眨着长睫毛下的大眼睛,附寒子剑耳朵,铁芸嫣悄悄乐道:

    “理由有三,其一,不管什么铺,那床太小,离你太远,

    其二,我要品尝一下小两口,抱在一起,麻得让满车厢羡慕,困得东倒西歪时的快乐,

    其三,算是一次体验生活吧!”

    完鸟,完鸟,此时的寒子剑,感觉是中了铁国兴的招。

    以后这一段时间里,朝夕相处,是不可避免的,被这个丫头,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住,也肯定是必须的了。

    这个已经定了婚的小媳妇儿,寒子剑一时真的还无法接受…

    列车再次启程后,首长却不见了,列车长和乘警长,正急得到处寻找呢。

    再一抬头,却看见二位首长,正在卿/卿/我我。

    “二位首长,没必要这么艰苦吧?”那个四十多岁,身挂八大件,威武高大,胖乎乎的乘警长笑着问。

    立即被羞得从寒子剑身上撤退,铁芸嫣红着脸说:“没事没事,谢谢哈。”

    首长也是人呀,而且还是两位花样年华的人,列车长可没大惊小怪,也笑着说:

    “这趟车人不是很多,车上还有一些软卧,如果二位首长想休息,就立即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列车长用双手把自己的联系卡,放到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那乘警长,却好像早有准备,忙也递上一只对讲机,又认真的说:

    “若有需要,请首长呼叫!”

    “行,如果发现车上有坏蛋,需要我们帮助时,同志们也可以直接呼叫,”铁芸嫣笑道。

    告别二位首长离开后,那乘警长,把列车长拉到车厢接头的过道里,严肃的说:

    “刚才车站警方提示,这位铁芸嫣同志,官儿太大了,咱们不能大意,马上联系下一站,让再派两位便衣上来,护卫在他们附近。”

    那位已经头发花白的列车长,立即被惊得直点头:

    “嗯,在此区段,我们两个不能走远,就悄悄守在附近吧!”